不砍伐森林生產棕櫚油可行嗎?

不砍伐森林生產棕櫚油可行嗎?
views

156

Total
Views
comments no comments

土地改種油棕樹可能已成為改變不了的事實,但砍伐森林不一定改變不了 …… 這是「洛伊澤生態區行動基金會」(Leuser Ecosystem Action Fund (LEAF)) 共同創辦人莎拉.維希 (Sarah Woodhead) 的見解,她在下文分享她的經驗。

叢林裏震耳欲聾的聲響,迎接着新來的一天。經過無眠的一夜,我從位處叢林深處的臨 時帳篷爬出來,旁邊有一頭托馬斯葉猴在留神看着。小溪旁邊滿佈長臂猿和巨蜥,我擠 身進去找一個地方梳洗一下。這裏就是知名的「洛伊澤生態區」,覆蓋土地面積達260 萬公頃,原來是熱帶雨林,現正因為油棕種植園不斷入侵而日漸萎縮。洛伊澤生態區位 於印尼蘇門答臘島,是大自然的傑作,裏頭生活着最後僅餘的婆羅洲猩猩、老虎、大 象和犀牛,一直是我夢想要去親眼看看的地方。

達馬是我們的嚮導,任職樹林管理員20多年,對這片叢林可說瞭如指掌。能夠透過他的 視角欣賞洛伊澤生態區的美態,實在是一大榮幸。在洛伊澤生態區,有如世界各地類 似地域,生態旅遊不但為當地人提供收入,還鼓勵當地社群為保護森林盡力。而為油 棕種植園開發的道路,則變成非法捕獵者的滲透通道。至今尚存的蘇門答臘犀牛,只 有40至80頭,那是這物種和地球的悲哀和災難。

在野外首次遇上婆羅洲猩猩,對我來說是一次令人感到謙卑的經歷。牠們身軀魁梧,形 態獨特,神情肅穆,但其生存正受到人類的威脅。這裏的婆羅洲猩猩不少本來是人們非 法飼養的寵物,後來被救回放生,其中很多是達馬認識的。牠們住在這片有如烏托邦的 雨林裏,雨林是一個構造精密而又源遠流長的生態系統,支撐着這些和數以百萬計的其 他物種。

在這伊甸園的門外,非法砍伐和焚燒樹林,為種植世上最便宜的油開闢土地,將婆羅洲 猩猩和森林內所有動物趕向滅絕。大自然的真正價值,不獲得尊重,大片大片的寶貴 土地,被貶低為種植單一作物的農場,原來的物種無法生存下去。

由蘇門答臘島北部的棉登市開車去洛伊澤,途中所見,盡是一行一行的棕櫚樹,綿延 不知多少哩路,毫無特色,取代了以前多姿多彩的森林。道路兩旁,只有光禿禿的土 地,以及種植園工人棲身的臨時村落。這些對土地毫無理性的摧殘,為的就是短期的 利益。在這些天然環境豐盛但經濟貧困的國家,貪污賄賂盛行,大企業欺壓民眾無日 無之,以致地球上僅存的無數物種的天然庇護所,面臨毀滅的命運。

將森林交付大企業所帶來的副產品,就是河水氾濫、山泥傾瀉、山火頻仍、濃煙瀰漫,它造成的破壞影響着整個地球。人類呼吸的氧,有一半來自雨林,而森 林生火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比美國經濟活動一年的排放量還要多。

我們不能為了生產快餐使用的食物油,讓局面惡化下去。一些當地社群積極在基層展開 保護森林的活動,諸如廣種樹木、派人巡邏防範非法伐木、採取環境友善的耕種方式,但我們仍需向他們提供更大支持,向這些國家的政府施壓保護餘下的森林。

為了出一分力,確保這美好的地方永永遠遠受到保護,我和賓.高史密夫,李安納度.狄卡比奧基金會和蘇門答臘婆羅洲猩猩協會一起創立了「洛伊澤生態區行動基金會」。基金會為那些已經證實有效的保育方式提供支援,同時資助那些創新的解決方案,以應對各式保育挑戰。我們從長遠和全局觀點出發,為洛伊澤生態系統的評價、管 理和保護方式,引進徹底的改革。各位如果想了解多一些,可以通過LeuserFund.org和 我聯絡。


棕櫚油 —— 看法分歧的複雜議題

棕櫚油是全球最便宜的油,由油棕樹的果實提煉出來。油棕樹原產於西非洲,含有高量 飽和脂肪,不含反式脂肪,全年都可以收成,廣泛地用於快餐、製造洗潔劑、化妝品和眾 多日用品。

對大企業來說,生產棕櫚油的利潤異常豐厚,原因是用作種植油棕樹的雨林,從來沒有 受到好好保護,土地都是賤賣出去。

棕櫚油的問題非常複雜,論者亦意見分歧。食物加工業和化妝品業都大量使用棕櫚油,在世界各地僱用數以百萬計的人,禁止使用不大可能,也無補於事。不過,即使種 植棕櫚樹可能已成為改變不了的事實,但砍伐森林不一定改變不了。

為應付全球對棕櫚油不斷上升的需求,油棕種植園應該提高生產效率,而非單靠擴展種 植範圍。消費者應該堅決要求生產商保證,棕櫚油不是來自參與砍伐樹林或違反當地社 群土地權益的種植園,例如位於洛伊澤生態區的。

如果你想親自看看洛伊澤生態區,最好光顧那些關注雨林健康和長遠福祉的知名旅行 社。「跟野生動物見面」(網址Rawildlife.com.au)是可以考慮的行程。

翻譯:SP

按此觀看英文資料並與親友分享

Do you care about sustainability? Please leave a reply here.